小说《金瓶梅》中的庞春梅是怎样一个人?

  书名中的“梅”字来自庞春梅,因而可知她是书中紧张人物。她进场很早,但她的故事中最紧张的部份,便是她贵为守备夫人以及与陈经济离聚散合的颠末,都产生在书的开端。这时候西门庆曾经身亡家败,作者也显出兴趣衰退的容貌——他对生活的爱恋已表达过了,对西门摧残人朝气会也怅惘过了。他写春梅和陈经济时,好象没有了本来写作的热忱。

  原本,在作者的构思中,庞春梅必定是一名很凸起的女性。她有一种天然的高贵;作者曾用很明晰爽利的几笔,把她的特点很无力地勾勒出来。她不是书中最美或最聪敏的一个——在这些方面她一定及宋惠莲。但是惠莲不爱护毛羽的,心中虽有节操,平常的行动太任意了;她正相反,生上去就有傲气与身价。当时她在西门府里的位置,与玉箫、迎春、兰香相称,四人是挑出来一路学弹唱的,但她老是出类拔萃,瞧那三人不起,骂她们贪吃爱玩,也骂她们好与僮仆狎混。她本人其实不贪吃玩,有一回嫌没有好衣服,象“烧糊卷子”似的,就不愿出门。至于男女之事,固然她前后也失身于西门庆与陈经济两翁婿(都是潘弓足饬令的),可是教弹唱的李铭在第廿二回忆动她脑子,她顿时和颜悦色相向,使李铭非常狼狈。大略就是如许与生俱来的身价感,使吴仙人来西门宅看相之时,从一群淫贱的媵妾之间,认出这梅香长着个贵相。

  因为傲,春梅相称暴虐。她除了使李铭尴尬,又曾由于申二姐不愿快快的为她唱曲子而把那盲男子臭骂了一顿,骂得很是狠毒(第七十五回)。另外一方面,她对故主一直坚持尊卑的干系。吴月娘在八十五回嫌她与潘弓足朋比为奸,叫薛嫂领她进来卖了,出门之时她却依足礼制到月娘处离别,由于最后她本是月娘房中的丫头。厥后她贵为周守备的夫人了,在永福寺重遇月娘,月娘沉着想逃窜,怕她耻辱报仇,没推测她不废旧礼,拜会月娘,并送饰物给孝哥为礼品。这暗示甚么呢?是她的奴性不改吗?大要不是的,由于她不是个胆寒、激进的人;她的行动反应出很高的自负心。平淡的仆婢发了达而重见败落的故主时,生怕不会有如许的操纵的。

  作者对春梅有很出格的爱护,爱护到公允的境地。他在后面泰半本书中,完整不写出她的淫行,固然大白说出她失过身。在中章里,“脂评”说如果王熙凤白天宣淫明写出来,就会“鲁莽”了“阿凤”;此刻我们的作者好象也不肯要春梅地下出丑。如许的公允在本书当中是很罕有的;作者对书中人物固然很怜悯,但写他们做好事、傻事以及见不得人的事,却涓滴不动声色。

  春梅后来既如许受看重与保护,在开端几章中的描绘自不免教人绝望。她之贵为夫人,重会吴月娘,瞥见旧家池馆,特别是末了纵欲亡身,这些项目猜想是作者心中早已定了的,并且都是很成心思的工作,但是写得其实缺少深度,而归根究竟是缺少热忱。中人物死亡的景象,历来是很动听的,象宋惠莲、李瓶儿、潘弓足的死,我们都细论过;西门庆的死与死前那段日子里迹近猖獗的自戕行动,也用了万钧之力;此刻春梅在全书结束最末一章中死去,死的颠末仅用百数十字论述,其实太草草。以是我们要猜测,作者写完西门庆的故过后,曾经兴趣衰退了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免费送体验金棋牌游戏 » 小说《金瓶梅》中的庞春梅是怎样一个人?

赞 (0)